武昌起义一声炮响,旋即武汉三镇失守,的确把京里的满人吓着了。此前革命党人也闹过多次,但无非在边鄙之地,折腾一阵儿散伙,动静最大的广州起义,也很快被平定。天下虽说未必太平,但的确大事不多。这一下子来了个中部开花,而且更可怕的是各地纷纷响应,冷不丁就天下大乱了。

满人的天下,满人当然在意。此前,少年权贵当家,满人天下满人坐,不仅上面有皇族内阁,下面的要害部门,负责的也差不多都换成了满人。最有用的汉臣,袁世凯被赶走了,张之洞翘了,剩下的徐世昌是个伴食的太平宰相,而盛宣怀又只会迎合。情急之下,想要用汉人也找不到合适的,只能由满人出面应急。可是,前线的湖广总督瑞,早就逃到了“楚豫”号兵舰上,形同临阵脱逃。而陆军大臣荫昌,也迟疑不敢带兵上前,被逼无奈,百特能,兵发湖北,自己却躲在河南信阳。

最镇定的,要数一向被骂为贪腐的庆亲王奕。此人知道,动刀兵,首先得筹钱,而朝中空虚,用钱得向外国人借。当即跟美国人商借一笔高利贷,已经谈妥了,但需要资政院同意。平时,老庆是最怕跟资政院打交道的,但此时事情紧急,只好亲自前来,央求议员们开绿灯。议员们问:湖广总督瑞已经逃跑,是否可以逮捕?奕回答说:当然可以。又问:逮捕之后如何处置?奕说:就地正法。其实,老庆说说而已,根本就没有人去逮捕瑞,事变之后,热血无赖怎么撬锁,他一溜烟南下上海,躲在哈同花园里不肯出来了,一任京里的满人把他骂死。

资政院的议员们,多数人其实不想通过借款的议案。其中有些人,510000000301839,像雷奋、刘春霖这样的大嘴巴,因国会请愿受挫而不满,因铁路国有而愤怒,因皇族内阁而绝望,对满人权贵火大得很,巴不得这个王朝垮台。但是,从面上讲,政府因平叛而借款,军情紧急,作为国家准议会的资政院,又没有不通过的道理。所以,资政院从上午讨论到了晚上,却依旧议而不决。

这时候,议员们在底下开始传瞎话,说是如果此议案通过,革命党人会来投炸弹。这么一传,就是有心帮朝廷的,现在也不帮了。最后,议案没有通过,钱没借成。曾经作为“五大臣”之一被派往西方考察宪政的载泽,闻讯感慨道:没想到今日做了亡国大臣!

但是,让这些满人亲贵就这样束手待毙,姬云飞个人资料,他们也心有不甘。最热心挣扎的,是以小恭亲王溥伟为首的一干人。他们有人居然出主意说,干脆组织八旗兵敢死队,把汉人杀光。风声刚出来,就先把他们自己人吓坏了。做了好些年内务部大臣、据说手里有好些警察和消防兵的肃亲王善耆,按兵不动,也不敢妄动。号称“知兵”,满人中不多的留学过日本、毕业于士官学校的良弼,倒是挺坚决。可惜,他手里不过只有禁卫军的一个旅,而且他在满人亲贵里人缘不好,没多少人乐意听他的。

想来想去,还是奕有点经验,绝句吴涛,知道满人靠不住,唯一的办法是起用汉人。当然,他心目中的对象就是袁世凯,而且唯有袁世凯。当然,已经把袁世凯得罪狠了的摄政王载沣,是不乐意这样的。但朝廷危亡,自己作为当家人,挖空心思,半策没有,慌成一团,也只好听老庆的。开始,任命袁世凯为湖广总督,袁世凯不干。双方讨价还价,载沣一张牌都没有,最后,只好答应袁世凯出山重新组阁,把军国大权一股脑儿都交给他。在这个过程中,良弼以及跟袁世凯有过节的铁良,是坚决反对的,但他们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。

军国大权都给了袁世凯,就等于把满人的命运也交到了袁世凯手上。袁世凯一出山,不仅摄政王回家抱孩子了,连良弼的那点军权也消失了。最后,当袁世凯跟南方谈判,ditoo,最终要牺牲朝廷的时候,满人亲贵做了最后一次努力,在没有袁世凯参加的御前会议上,死硬派坚决要战。然而,钱是没有了,因为连内帑都给袁世凯拿走了。近支王公买的紧急国债,也多半落入了袁世凯的手里。

这一阵儿,政府人员发工资,都是元宝。因为银元都耗干了,只有这点库底子了。不仅没有钱,连带兵之人也没有,载沣、载洵和载涛这小哥儿仨,一个曾经是海陆军大元帅,一个是海军大臣,一个是军咨使(总参谋长),到了这个紧要关头,没有一个乐意出头带兵打仗。溥伟倒是乐意带兵,但这个公子哥儿是出奇的不正经,从来没有沾过兵,票戏、打围还行,谁放心让他带兵呢?

御前会议开完,良弼就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炸死了。良弼一死,所有的满人权贵如鸟兽散,都纷纷去了天津租界。隆裕皇太后要想开会,nba2k13pc正式版怎么安装,也找不见人了。这时候,老庆和那桐,两个满人权贵中最聪明的人,也只好认命了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